香港惠泽社群内部资料

2018-12-21 20:48:07

在李玖菊看来,当青少年儿童情绪上有问题,像饮食、睡眠、情绪有一些不太好的变化时,是需要就医的,“我们的治疗会从精神、心理治疗开始,如果很严重的话,我们需要用药治疗”。“但带着孩子来我们医院就医的家长总是说‘你教教孩子,开导一下孩子’。”李玖菊说,其一,很多家长不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是疾病,没有意识到需要治疗;其二,如果就医的话就需要看精神科、心理科,家长的惯性思维是精神科、心理科就是精神病院,“像我们治疗的青少年,很多家长能走医保但都不走医保,因为要保密。住院的费用其实不便宜,有时候多的话甚至万元,但即便如此,一些家长也选择自费,他们害怕别人知道。因为社会上有观念认为精神科就是疯人院,这对孩子和家长产生一定影响。当然,相比较以前,现在情况要好很多了”。

“需要说明的是,儿童心理健康问题和精神疾病一定要区分。心理健康问题是可以通过调整治疗的,并不是说器质性的病变。而精神疾病,比如说孤独症或自闭症是精神类的疾病,不能混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研究生导师齐亚静对记者说。“其实,应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家庭已经开始正视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育儿公众号,但其中关于儿童青少年心理的专业文章还是比较少,而且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其中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顾晓曼对记者说,她的感觉是,目前能够帮助孩子完成社会化和预防早期心理问题的专门机构还是不多,家长对孩子出现的问题往往束手无策,不少人只得求助于网络和各种妈妈群。

在齐亚静看来,近年来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变得更加多样化,也更加突出。“比如,孩子的攻击行为、一起自杀行为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极端的可能会比较多一些。所以,针对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一定要在早期进行预防,也就是一定要监测、监控,继而达到预防的目的,预防比干预更重要。事后干预可能是弥补了,但伤害已经造成。我们一定要提高全社会关于儿童心理健康或者对儿童保护、促进儿童全面发展的意识,这样才能更有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在同年月日的第一次法庭聆讯中,克里斯滕森全程表情冷漠,只回答了一句“是”,其余时间都没有发声,或只是与辩护律师低声交谈。